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人观点

黄晓春​:党建引领治理创新


发布时间:2017-10-23 09:24:00 点击: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 年/10 月/19 日/第008 版 专题

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走出一条符合超大城市特点和规律的社会治理新路子,是习近平同志关于上海改革发展的重要指示。四年来,上海以党的建设为引领,将党的建设贯穿于社会治理的各方面和全过程,全面推动基层体制机制创新,深刻印证了新时期党建引领治理创新对于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战略意义。

立足于中国城市治理体系现代化的宏观改革脉络,我们可以发现,上海近年来在党建引领基层治理创新方面的改革探索,从多个方面为破解当代中国社会治理转型中的一些深层难题提供了启发。

一是以党建网络为支撑,强化社会治理创新中的协同效应,提升超大城市整体治理能力。探索了市—区—街道—居民区四级联动的党建工作联动体系,以保障不同层级社会治理创新形成制度合力;同时以区域化党建为依托强化“条”、“块”协同以及推动各类单位参与社区治理。这种党建工作机制塑造了纵横结合的整体性治理网络,确保不同层级、不同类型、不同单位可以密切协同,共同提升城市治理能力。这种改革探索充分挖掘了中国特有情境下治理创新的政治资源和组织资源,有助于提升当前城市治理转型的系统化水平。

二是从多个维度发挥基层党组织的政治引领功能,推动社区公共性和公共空间的规范、有序发展。首先要解决多方主体对公共问题的持续关注,继而形成长效、稳定的参与机制以及理性、负责的参与精神。上述问题的有效解决从深层次上看还涉及公共性营造这一核心问题。简单来说,公共性指涉的是人们从私人领域中走出来,就共同关注的问题开展讨论和行动,由此实现私人向公众的转化。但公共性的构建又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同时涉及公共部门向社会领域的适度赋权和赋权后的秩序“把关”问题。如果没有一定的赋权,公共性就无法形成;但赋权后缺乏把关机制又容易引发不确定风险。当前治理实践中,由于这对关系不好把握,基层治理部门往往难以塑造实质性的公共空间,导致多方治理缺乏持久、稳定的向心力。上海近年来以城市基层党建引领基层自治共治的做法恰恰探求了一种以政党嵌入式工作机制促进活力与秩序良性相依的新格局。一方面,党建的多层次引领功能更注重“软”的价值引领、人才引领、专业引领和项目引领,从而实现了在活力迸发同时嵌入式的柔性引领,有助于基层自治与共治的秩序得到有效维护;另一方面,更具开放性的党建工作网络、平台与机制又为自治与共治所依托的公共性形成提供了重要的赋权机制,因而有助于治理活力的不断激发。

三是以精准发力的工作机制在多维空间延展党建治理网络,实现城市社会的有效治理。上海的基层党建工作不仅注重形成全覆盖的党建工作网络,更注重针对城市经济社会生活中不同性质的空间形成精准发力的工作路径,如在楼宇空间中围绕公益、慈善、文化等现代组织关注的核心领域形成宽松的党建网络;在互联网空间则围绕议题设置以及引导公众注意力分配结构等前沿方法,构建开放而又具有向心力的党建网络;在流动空间围绕公共服务递送等焦点问题形成动员网络。通过这些柔性而又精准的机制,城市基层党建可以进一步对“溢出”传统行政治理网络的社会空间进行有效吸纳。

四是党建工作与公共资源的配置、民生项目的实施紧密对接,使党和人民群众的有机联系进一步密切。城市党建不能就党建而谈党建,上海的城市基层党建更强调各级党组织在推动党建工作时紧紧围绕提升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开展工作,党建工作机制紧密嵌入睦邻社区建设、白领驿站、15 分钟生活服务圈等民生服务项目之中。这些做法显著提升了党和人民群众之间的有机联系,更提升了群众对城市治理的认同感和参与感。

综上所述,上海党建引领社会治理的创新实践,不仅对于超大城市社会治理创新走出新路子具有重要意义,而且对于塑造转型期国家治理能力的微观基础具有重要的支持意义。


(作者:上海大学基层治理创新研究中心副教授 黄晓春)